田原:会一门手艺的男人最可爱

田原:会一门手艺的男人最可爱

时间:2020-02-12 17: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田原:会一门手艺的男人最可爱

新周刊

发布时间:01-01 08:00 《新周刊》官方帐号

田原。图/受访者提供

田原说:“女孩大都希望被爱、被保护,其实男人也希望被爱,只是他们大都希望去保护别人,这和年龄无关,是内心的需求。”

文/苏马

“我会敬佩有知识的人。”“有知识”除了学识和生活上的修养习惯,还包括生活态度与技能上的魅力。田原觉得,赋予这些年长男性魅力的是成熟,年龄与成熟并不成正比,很多人岁数很大了,却也挺低幼。

田原的身份有些难概括,她16岁加入跳房子乐队担任主唱,是主演电影《蝴蝶》的新锐演员,也是具有独立气质的歌手、写作者、摄影师、导演……总的来说,她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富有活力、热爱生活的女青年,就像她曾在《黄金时代》中饰演的萧红好友——民国作家白朗,坦诚直白,是个极其理想主义的人。

好在她本人也不太喜欢用这其中任何一种评价代替自己,不喜欢这种将人标签化的方式。她觉得给男女贴标签,用“老男人”“小萝莉”等词儿来称呼某些人,终归有些不礼貌。

“我会敬佩有知识的人。知识的来源不单只是书本、字面上的,很大程度来源于经历。这方面,年长的男性会比较有优势。他每天走楼梯,从不坐电梯,西装穿戴永远整齐,这种对自己的要求让我很触动。”田原说。

电影《成长教育》。

她欣赏的“有知识”除了学识和生活上的修养习惯,还包括生活态度与技能上的魅力。在美国时,田原经常被一些人震惊到,他们会玩枪、修车,家里什么坏了都能自己弄好,甚至会盖房子。“我很佩服那些懂得自己动手并乐在其中的人,他们这样能把什么都做不了的年轻男孩比下去。”

她曾在一个意大利时尚品牌活动上注意到一位男花艺师,当时现场一片热闹,他却总在角落里安静地与花做伴,交谈后更加欣赏,于是发微博称赞:“他做这一行已经15年,他的作品现在成了本季包上的印花。真心觉得,爱花或爱厨艺的男性朋友有专注的魅力,而且让人信赖。”这话不假,几年前,她曾夸奖百忙之中做烙饼的爸爸,说下厨的男人可爱而温暖,说做能传递感情的食物也是一种创作。

所以她特别喜欢美剧《迷离档案》(Fringe)里的疯狂爷爷Dr.Bishop,觉得他疯狂又亲切。剧中的Dr.Bishop是位科学怪人,言行出其不意得像个神经病,但又相当可爱,比如他经常在验尸时念叨想吃的食物。有一次他要了一大堆科学仪器和一头奶牛,大家都认为他是要用牛做实验,结果却只是因为他想喝新鲜牛奶。

美剧《迷离档案》中的 Dr.Bishop 。

将评判视野回到现实中的年长男性,田原所欣赏的也大多是这类有创造力的人,如活跃在音乐、电影、出版、广告等领域的坂本龙一,他以《末代皇帝》的电影配乐获得奥斯卡金像奖、金球奖及格莱美奖;又如英国设计师Paul Smith,田原称他也是一个可爱的人,“比二十几岁的人还有活力,特别绅士又有顽童的感觉”。她还敬佩莱昂纳德·科恩、鲍勃·迪伦等像诗人般创作、生活的音乐人。

赋予这些年长男性魅力的是成熟,田原觉得,年龄与成熟并不成正比,很多人岁数很大了,却也挺低幼。

“亚洲人一般都觉得女性的美德就是年轻、漂亮、顺从,一些男人也觉得以上特性是可以量化,并可以购买的,哪怕自己没有魅力也可以用物质条件换取。”田原说,有这种想法的大多是年龄较大的“大叔”,而这种观念导致亚洲女性处境尴尬,如日剧里的家庭主妇,个个都能干到可以登天,却总在拼死拼活留住一个“废柴”老公。不喜欢标签化他人的田原谨慎又调皮地补充说:“‘大叔’这词多多少少有些贬义,被这么称呼的人会不开心吧,哈哈。”

田原。图/受访者提供

自称“宅人”的田原,平时除了工作就是运动以及看片追剧,她从看过的故事里感受到很多东西,其中关于男性魅力,她觉得成熟、有担当、给人安全感等品质,可能与年龄无关。她说,电影《亡命驾驶》(Drive)的男主角是个车手,他表面上是一位普通的单身修车工,冷酷神秘、唯钱是图,偶尔会做些飞车跑路的犯罪勾当,也不介意做替身演员;当他遇到女主角——一个老公在坐牢的“单身妈妈”,他爱上她,默默地守护她,甚至付出了生命。田原记得,片中没有提及男女主角的年龄,看他们的长相,男主角甚至有可能比女主角年轻,但他却扮演了杀手加长者的角色。

“女孩大都希望被爱、被保护,其实男人也希望被爱,只是他们大都希望去保护别人,这和年龄无关,是内心的需求。”她说无论是《亡命驾驶》还是与之内核相似的《这个杀手不太冷》,展示的都是两个孤独的人,他们正好形成了保护与被保护的关系。至于年龄上的差距,不管他们是兄妹或姐弟还是“老男人与小萝莉”,都是故事之外不那么重要的巧合。

田原。图/受访者提供

@田原 眼中的“老男人”

今天终于早了点回家,老爸百忙之中做起了烙饼,香味已经钻进了心里。下厨的男人是可爱而温暖的,食物是可以传递感情的,做饭不是家务,而是创作。谢谢老爸……

——@田原 2010年5月26日

如何证明我们不过只是经验和记忆的产物而已?《西部世界》让我想重温一遍《移魂都市》。但都怪第一集太精彩,二三集掉了下来,特别是第三集,非常套路地抛了很多线索,还很刻意地安排了一个桥段来形容造物主的冷酷,不精妙,魅力大反派也突然失踪,坐等下一集。

——@田原 2016年10月18日

《来自远方》压抑地讲了一个看似荒唐的故事,一个老男人掰弯了一个小鲜肉,然后又残酷地抛弃了他。但想想其实又很写实,浅浅得到就好,深了就成了困扰。然而,我只想知道怎么搞出那么薄的焦点,怎么做出那样虚化的效果,并没有发现making of……

——@田原 2016年4月16日

one touch and one kiss, that's all it takes.这句歌词还有旋律很清晰地在我脑中盘旋,是一个声音深沉的老男人唱的,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有人知道吗?

——@田原 2011年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