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财经频道

网易财经频道

时间:2020-01-09 10:1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东方大学城真相再调查    一场神话是如何诞生和破灭的   3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天气阴冷。东方大学城内一间简陋的房间里聚集了8位身家总计超过1个亿的“富豪”。他们都是被牢牢绑在东方大学城债务链条上的开发商,他们所有的财富被写在法院无法执行的判决书上。   在名为“执法不严违法不究——致最高人民法院的一封请愿信”上,8位债权人轮流盖上公章,并签名确认。整个过程中,不时有其他开发商打来电话,询问前往最高人民法院的时间。准备出发的队伍越来越庞大。   “我们是在为身家性命而战。”一位开发商一边在请愿信上签名,一边郑重表示。   在河北廊坊,当地曾经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廊坊是河北省的明珠,东方大学城是廊坊的明珠。”随着巨额债务、非法圈地等问题的一一揭露,东方大学城这颗明珠中的明珠光彩全无。打着“中国第一的创举”旗号的东方大学城更像是一场闹剧。   从主导“飞天计划”的牟其中因非法集资而锒铛入狱,到问题富豪杨斌落马,再到东方大学城神话的破灭,历史是否总是在不断重复?自今年1月东方大学城高达22亿元的债务黑洞被媒体报道出来,人们一直在问,在这场神话的诞生与破灭过程中,到底谁是导演?记者经过深入调查,得到了一个迷雾重重的故事。          主角配角之迷   东方大学城债务矛盾激化之后,所有开发商均把矛头指向了承担大学城开发、经营责任的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现任董事长金卫华。   东方大学城兴建过程中,金卫华是最为活跃的人物。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目前共有两个股东,大股东是金卫华的全资公司廊坊爱心日语学校,占80%的股份;小股东是北京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占20%的股份。   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成立以来工商资料几度变更,法人代表也有过易人。在东方大学城的神话故事中,金卫华是主角还是中途替换上场的配角?答案被隐藏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股权变换中。   1999年9月29日,由韩敬民任董事长的北京市外国企业服务总公司与金卫华全资拥有的廊坊爱心日语培训学校共同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0万元的廊坊开发区华北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其中,爱心日语培训学校以货币形式出资4000万元,外企服务总公司以货币形式出资1000万元。奇怪的是,占注册资本80%的爱心日语学校并没有在工商登记中成为华北大学城开发公司的股东。一种说法是,金卫华将爱心日语学校卖给了外企服务总公司,从而获得了4000万资金。如果这一说法成立,则意味着当时的廊坊开发区华北大学城开发公司5000万元的注册资本均来源于外企服务总公司。   2000年4月`,北京市外国企业服务总公司更名为北京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廊坊开发区华北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也于8月更名为现在的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此时,爱心日语学校才正式成为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的股东之一。   2000年10月,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的注册资本从5000万增加到1亿。其中,爱心日语学校以原来4000万元的出资占公司40%的股份,北京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出资增加到6000万元,占公司60%的股份。   廊坊市城市建筑安装工程二公司李向敏,这位在大学城兴建之初即参与进去的开发商回忆说:“一期的时候,金卫华只是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的总经理,受外企服务集团公司派来的人管辖。”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2000年营业执照显示,当时公司的法人代表还是韩敬民。   事实上,在与开发商的接触中,金卫华一直以韩敬民的授权人身份出现。在记者拿到的授权书上,韩敬民以“工作繁忙,无暇顾及廊坊处工作”为理由,将包括对外签署协议等所有有关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的事宜全权授予金卫华,授权期限为2001年12月31日。   开发商们并没有注意到,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的股权随后又悄然发生变化。在注册资金不变的情况下,金卫华通过爱心日语学校在公司所占股份再次上升到80%。   除了是北京人士,从日本经商归国,和以爱心日语学校董事长的身份参与东方大学城的建设外,金卫华对自己的其他经历均讳莫如深。   据记者多方了解,廊坊爱心日语培训学校成立于1996年5月,由旅日教育家金默玉(爱新觉罗·显琦)创办。金卫华原名李卫华,后来随金默玉改姓金。1994年的金卫华是以日本绿化计划公司中国代理的身份出现。1995年,金卫华怀揣着50万元来到廊坊,开设了一家娱乐城。当时,娱乐城的经营范围涉及餐饮、娱乐、桑拿等各种项目,生意十分红火。金卫华由此结识了不少朋友,建立了自己的关系网络。廊坊爱心日语培训学校成立后,金才成了学校负责人。   对于去日本之前的经历,金更是绝口不提。一位曾经与金卫华关系密切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这是因为那段历史并不光彩。   根据该知情人士提供的资料,记者奔赴位于天津附近的茶淀乡的清河农场。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建场最早、规模最大的罪犯改造基地。如今原有的16个农场经过陆续撤并,只剩下6个,资料大部分烟消云散。几费周折,记者终于拿到一份编号为2144的劳教人员资料卡片。这一卡片上详细记录了李卫华的服刑经历:1977年9月21日,20岁的李卫华在插队期间,因盗窃(流氓罪)被发往该农场劳教3年,后于1980年提前解除劳教。资料显示,入狱前的李卫华曾长期参与打架斗殴偷窃活动。   当记者就此事向金卫华证实时,他拒绝回答此问题。   从2002年开始,金卫华在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的地位发生了变化。这年9月,赣州新视野广告装潢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竞超获得大学城香榭里舍公寓的装修合同。他被告知,虽然开发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韩敬民,但“要注意和金卫华搞好关系,开发公司是金说了算”。2003年3月,金卫华正式成为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董事长。   东方大学城债务矛盾激化后,相关部门均表示,正集中精力解决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的债务问题。2003年底,一些开发商曾找到外企服务集团公司要求其履行股东义务,但被告知:“我们的大部分股权都转让给了金卫华,余下的也都股转债了。”   当记者就外企服务集团公司与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的股权关系向外企服务集团公司核实时,该公司宣传部不愿意做出任何回答。   到目前为止,苦等多时的债权人并没有得到来自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的关于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陈竞超无可奈何地说:“现在找金卫华,就像美国人找本·拉登一样困难。”   但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金卫华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肯定也有他的难处。”神话的缔造   东方大学城是中国第一个提出“大学城”概念的项目,定位为“休闲型教育科技城市”。在网站上,大学城如此描述自己的运作模式:“企业投资、政府支持,市场化运作,社会化服务。”   1998年,作为隶属于北京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的企业,北京市外国企业服务总公司在廊坊开发区建有一所培训中心,并一直希望能将其拓展为面向社会办学,最早的想法是办一所小学。为此,韩敬民专程请来一位教育专家——全国第一家“国有民办”整体教改试验学校北京25中校长刘志毅出谋划策。但这个想法遭到刘志毅的否决。   “当我提出要办就办一所大学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对于当时的情形,刘志毅在接受《商务周刊》采访时仍记忆犹新。   刘志毅的“教育产业化”理念最终说服了韩敬民。几个人随即驱车实地查看。当刘志毅发现这块土地远远超过了一所大学所占面积时,立即萌发了办一个大学城的创意。   北京外企服务总公司随即出资成立“北京外企廊坊教育发展有限公司”,以运作整个项目。当时的项目名称叫“华北大学城”。金卫华也参与进来,但其职务只是基建处副处长。   此时正值中国推行高等教育改革。外企服务总公司找到了正为校舍紧张而一筹莫展的北京联合大学,提出公司建校舍,学校有偿使用。北京联合大学当即拍板同意。1999年9月15日,由北京外企服务总公司与北京联合大学、廊坊爱心日语学校三方联合建立的第一所全日制大学分校开学,第一批招收了计算机系的4个班160名学生。   但是,把大学城的想法变为现实却没有建一所大学容易。刘志毅对记者回忆到,为了让政府批准大学城的建设,他曾经两上河北。“我必须说服所有人,除了投资商,还有政府各个部门的领导。”他说。大学城的筹备过程历时一年多。   大学城初步选址在两个地方,廊坊和北京大兴县采育。由于项目用地量大,大兴县曾计划将全县的存量土地和规划用地全部集中到采育。   “我们最早想在廊坊搞,后来还是觉得北京的教育资源更为丰富。项目回到北京后,我们找到大兴,但他们在土地上有困难,我们就又回到廊坊。”刘说。   与此同时,廊坊市政府也正急需一个招商引资项目。刘介绍说:“廊坊市政府听说后,拿出最优惠地价,把这个项目争取过来了。”   1999年9月,华北大学城正式动工,仅仅花费了10个月时间就建成面积达57万平方米的98个楼座。2000年9月,大学城正式开城,吸引了国内7所高校和北京25中的近万名学生入驻。   随着华北大学城的开发建设,2000年3月,已经更名的北京外企服务集团公司在北京通州区注册北京东方教育发展有限公司,开发建设东方大学城。随后,华北大学城与东方大学城合办,统称“东方大学城”。   一个地跨北京通州区和廊坊开发区两地的“大学城”由此诞生。          债务黑洞   短短5年时间,东方大学城从一片耕地成长为一个占地11000多亩、建筑面积达165万平方米的宏伟建筑群。如此快的建设速度为大学城增加了更多传奇色彩。然而,创造奇迹的与其说是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不如说是众多垫资施工的开发商。   在大学城项目实行之初,外企服务集团公司就提出按照“总体规划、分步实施”的原则,采取滚动开发、梯次推进的建设方式。整个大学城仅第一期占地2300亩的建设总投资就达到14亿元,但在建设之初,大部分资金均未到位,为吸引开发商,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开出了比市场高不少的价格。但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中规定,由开发商全额垫资建设款,开发公司分3年还清,一年还1/3。高额利润和大学城庞大的规模吸引了各地建筑商们蜂拥而至。   开发商表示,他们都是冲着“外企服务集团公司”的金字招牌来的。“我们从没怀疑过这样的国家单位会不给我们钱,”一位2002年才进入东方大学城的开发商说,“所以我们就算是砸锅卖铁都愿意先把钱垫上。”   廊坊市城市建筑安装工程二公司李向敏指着不远处的11层教育发展大厦,对记者回忆到:“当时大家干劲很足,像这座大厦,差不多几天一层,还真有点大跃进的味道。”   2000年,东方大学城一期结束。到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承诺的第一批还款时间,开发商们基本都拿到了钱。   “有了第一批工程款垫底,我们认为第二年开发公司能给第二批款项,加上如果参与第二期又能再拿到1/3的款项,这样工程还能够运转,所以我们都同意继续进行第二期开发。”李向敏表示。   开发公司对一期承诺的履行同时也打消了后来者的疑虑。大学城的二期建设随即展开,项目占地8700亩,总投资32亿元。根据当时的计划,二期项目建设资金由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自行筹集资金解决。其中,银行贷款5亿元,投资公司合作投资10亿元,企业自筹17亿元。   为了招商引资,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设立了建设工程项目部、绿化工程项目部、装饰工程项目部等部门,并把这些部门的经理均任命为“常务副总”。副总们有的是曾经参与一期建设的开发商,也有的是从外面招聘而来的。后来,还有人自行成立工程部,以开发公司“常务副总”的名义出现。来自全国各地的“常务副总”们的招商对象,往往就是自己老家的其他施工单位。   令接踵而来的开发商们意想不到的是,东方大学城的辉煌并未维持太久,就很快出现严重的资金短缺状况。从2001年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承诺的付款日期到期开始,开发商再也没有从开发公司拿到一分钱。2001年4月和2002年4月,开发公司两次发生“财务危机”,工程停工待料。   据记者了解,根据最初签订的银企合作协议,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获得了中国工商银行河北省分行3.1亿元的贷款。但在2000年对大学城项目进行重新评估后,河北省分行被中国工商银行总行下令停止向东方大学城贷款。联想到2003年6月至7月间,建设银行在全国范围内将大学城列为贷款禁区,银行意识到大学城建设中蕴含的金融风险应该是重要原因。   此时,廊坊市政府出面,协调廊坊商业银行和河北省建投总公司为东方大学城贷款1个亿,总算完成大学城的二期工程。   对此,廊坊市政府宣传部崔万友向《商务周刊》解释道:“当时大学城已经和许多高校签订了协议,高校的招生计划都已经下去了,政府的行为纯属解决大学城的燃眉之急。”他还强调,为避免出现新的债务,“市政府还要求东方大学城除在建工程外不得开工建设新项目”。   2002年5月,东方大学城管委会接管大学城。作为市政府在东方大学城的副处级派出机构,管委会的责任被明确为“管理、服务”,而大学城开发公司则负责“投资”与“经营”。东方大学城建新项目的热情依然没有消退,新的工程合同仍在继续签订。大学城的债务黑洞也越来越大。   2003年年底,通过划转第三方欠债的方式,廊坊经济开发区法院执行了300万元大学城的应收款。但相对于两个多个亿的判决款项,300万元基本不解决任何问题。河北省永清县兴达建筑安装有限公司获得了15万,分给各个包工头后,每个包工头最多拿了400元,少的才100多元。          泰坦尼克号的悲剧性   “东方大学城就是一艘泰坦尼克号,我们都花钱买了票。如果这艘巨轮沉没,我们也会跟着死亡。”一位近乎绝望的债权人对记者如此说道。   为这样一个宏伟的计划奉献的还不止这些债权人。尽管崔万友称,廊坊市政府并未对东方大学城有过特殊化照顾,“东方大学城实际上不过是落在廊坊辖区的一个建设项目,政府从来都是非常重视,但我们对它采取的是所有项目中普遍性的做法。”但有消息称,在大学城的建设过程中,廊坊政府在土地审批、银行贷款、税收等方面均提供了优惠和支持。在大学城进行土地审批时,廊坊市政府官员为尽快完成手续,在风雪交加的路上等待开会途中的河北省领导。有关方面甚至花费近千万元,为东方大学城修建了原本应该由企业自主解决的雨水泵站、污水泵站、消防站等设施。   许多债权人在接受采访时都向记者提出了心中的疑问:为什么数以亿计的欠款始终无人过问?存在着如此多违规、违法行为的项目为什么还能存在?   对于东方大学城的种种问题,廊坊市政府宣传部崔万友称,目前已经成立了相关调查组进行调查,等调查结果出来将对外公布。他表示:“东方大学城作为高等教育的产物,有一些东西都是在逐步探索的过程中,但从办学方向、发展理念上看,大学城还是具有积极性意义和方向性启示的。”   “教育产业是一个投入比较大,回收慢,但收入稳定的产业。”在设定东方大学城规划的时候,刘志毅就把回收期限设定为15年。“我跟他们说过,如果撑不了15年就不要干,项目启动之初就要有15年收回投资的思想准备。你等不起,就不要做。”   “用10年时间,大学城的面积达到2万亩,拥有10万大学生和常住人口15万。在这种情况下,大学城每年的净收益将达到2到3个亿,除掉管理费用,还有1.5亿的盈利。”刘志毅表示。但他认为,现在大学城已经超前完成预先设定的目标。   2004年2月19日上午,在东方大学城管委会召开的新学期首次入驻院校领导会议上,廊坊市副市长李怀璋、北京市教委专职委员孙善学到场。李怀璋表示,廊坊市委市政府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东方大学城的发展,坚定不移地办好东方大学城。孙善学则代表北京市教委宣布,近期将派人代表北京市教委专职联络大学城工作,帮助大学城协调解决一些发展中的问题。   现在,绑在大学城这艘大船上的,不只是成百上千的债权人,还有在大学城里经营的银行、商家等,更有已经入驻大学城的43所学校及其学生。   “我老在想大学城是否会办下去,如果出现问题,我们怎么办?”一位就读于北京工业大学东方大学城分校的学生如此表示心中的担忧,甚至向记者咨询起北京各民办高校的情况。   当记者第二次来到东方大学城时,发现校园里已经不复平静。在离教育发展大厦不远的宣传栏上,同时贴有两张由东方大学城管委会主办的报纸《东方大学城》。以“东方大学城——勇做科教兴国战略的实践者”等为题的文章占了报纸的大部分版面。在东方大学城宽带网的内部论坛上贴出的“大学城管委会关于坚定不移办好东方大学城的申明”,也引发学子们的极大讨论。   有消息称,包括北航、北京工业大学在内几所公办院校都已经相继做出决定,今年下半年将完全撤离大学城,全部学生将迁回北京本部新建成的校区。各个高校不同时期开工的新校区工程几乎同时完工,学生们同时撤离大学城,是巧合还是事出有因?          城里的赢家   一个东方大学城的兴建,让众多的开发商从实际富豪变成了“纸上富豪”,也使得成千上万的民工因拿不到工资而悲愤绝望。   目前,经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承认的债务金额高达22亿之巨。其中,东方大学城所欠的建设、安装和家具设施款为10多亿元,银行贷款为6亿多元,政府土地出让金为2亿元。   在东方大学城还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时候,就被设想为是个“四赢”项目——国家赢、企业赢、学生赢、当地赢。几年运作下来,到底谁才是大学城里的赢家?   刘志毅认为大学城已经对廊坊做出了贡献。他表示:“东方大学城开建以后,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前来参观。现在,全世界因为东方大学城而知道了‘廊坊’的名字,给当地带来很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而廊坊开发区管委会在1999年9月向市里递交的项目报告中,认为大学城最大的意义在于为当地开发人力资源方面。但调查发现,大学城对当地的人才贡献根本就是一笔糊涂账。   作为大学城的投资商,金卫华则表示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一直在亏损经营,2003年开发公司的赤字大概是1000万元左右。廊坊开发区法院查封了东方大学城在廊坊的8个账号后也发现,账号里根本就没有钱。但开发公司项目策划招商部在招商时曾经表示,大学城一、二期项目完工后,年利润可达3.49亿元,年投资收益为20%。   开发商们对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无钱履行债务的说法表示了疑虑。为支持东方大学城从事教育产业,廊坊出让给它的土地价格为每亩5.5万元,仅为市场价的1/6。然而,在大学城二期开建后不久,以“教育产业化”为目标的东方大学城便逐渐偏离了原来的轨道。从别墅、商品房,到度假村、高尔夫球场,大学城原本应有的文化气息被浓厚的商业味道所掩盖。   目前,东方大学城实际占用的土地已经达到11000多亩,但通过审批的规划面积仅为5000多亩。大学城的高尔夫球场占地达6640亩地,仅此一项就超出通过审批的规划面积1000多亩。   在廊坊开发区规划建设局提供的东方大学城规划建设图上,高尔夫球场所占土地的用途为绿化。但廊坊开发区招商合作局副局长王保良承认,他们的确批准了东方大学城高尔夫球场项目的立项。另外,东方大学城高尔夫球场还获得了廊坊开发区管委会的批准。   根据东方大学城网站介绍,高尔夫球场由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和国内热爱高尔夫运动的热血人士共同兴建,“球场整体共由A、B、C、D、E、F六个区域组成,其中A区前9洞与B区后9洞为夜间灯光球场。首期18洞球场,设计为国际锦标赛球场,为弥补平原地区球道造型的缺陷,球场动用大量土方,形成10万平方米的人工湖水面,平地拔起的近10米高的数十座山坡和丘陵”。   事实上,如果想成为如此高级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需交纳50年的会费。据介绍,球场建成之后,每天的盈利都在20万元左右,成为了东方大学城赚钱的“金娃娃”。   针对东方大学城出现的违法占用土地问题,2004年2月26日,北京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宣布对“东方大学城非法占地”一事立案,并且正在进行调查取证。随后,河北省建设厅、国土资源厅也分别组成调查组,介入对东方大学城问题的调查工作。   除了高尔夫球场的高额营业款外,8位债权人在给最高法院的请愿信上还认为,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可以执行的财产包括各教师公寓每月的房屋租售费、大学城出租车每月上缴的管理费等9项。   根据东方大学城1999年到2003年的收支明细表,东方大学城以2.1亿元的自有资金,短短4年里资产迅速膨胀到33.8亿元。由于金卫华本人占有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80%的股份,扣除债务,他的身家已经达到10亿。   在大学城建设中暴富的还有由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任命和自封的“常务副总”们。任明就是由开发公司任命的“常务副总”之一。他所在的强电部二部一共对外签订了近3.8亿元的合同,目前所欠债款超过3亿元。任明从中提取的管理费为1129.86万元。   2003年年底,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成立清偿小组,从财务上调出所有合同的供货单和使用单位进行了核查。核查发现,任明签订的63份合同中许多是虚假合同,强电部实际债务仅为4000多万。其中,有的是通过做假账的方式虚报合同应付款,有的是任明与自己家族公司签订的合同,而与家族公司签订的合同工程款项均一次性付清。   事实上,除了管理费外,“常务副总”们的收入还包括向开发商收取的好处费或汽车等实物。任明在为江苏通华集团介绍了东方大学城项目后,就曾获得了一辆宝马的奖励,后来因为债务纠纷被追回(见2004年3月5日《商务周刊》特别报道“东方大学城:一个神话的诞生与破灭”)。   赣州一方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卓春英透露,为了获得价值300万的东方大学城高尔夫球场铁艺装饰合同,她曾向当时东方大学城开发公司负责铁艺工程部的“常务副总”交纳了13万元,其中包括管理费3万,好处费10万。   东方大学城债务纠纷爆发后,20多个“常务副总”已经大部分逃离当地。问题在于,他们为什么能获得浑水摸鱼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