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大学城6亿银行贷款前途未卜

东方大学城6亿银行贷款前途未卜

时间:2020-01-09 12:4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东方大学城资金链告急 6亿银行贷款前途未卜       从2000年到2002年的三年时间里,注册资本为1亿元的东方大学城共向三家银行贷款近20笔,目前的贷款余额高达6亿元之巨。   “东方大学城的金卫华在我们这儿可是个传奇人物。”一听说记者要去东方大学城,年轻的出租车司机便来了劲,“廊坊的第一辆‘悍马’就是金总的,一百六七十万元,可他开了没多久又换新车了。”   除对名车关注外,金卫华注册资本1亿元的大学城欠债20多亿和他与爱新觉罗家族的渊源也让这位司机津津乐道。   虽然记者未能求证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大学城)董事长金卫华的身世之谜,以及他究竟与多少辆名车有瓜葛,但可以明确的是,从2000年到2002年的三年时间里,东方大学城共向三家银行贷款近20笔,目前的贷款余额高达6亿元之巨。其中,工商银行河北廊坊分行(下称工行廊坊分行)贷款达3亿元,廊坊市商业银行贷款近1.4亿元,华夏银行则曾一次性发放贷款1.8亿元。   让人迷惑的是,1亿元的注册资金如何贷款6亿元?6亿元的债务如何被膨胀到20多亿元?      10个月修起98幢楼   8月18日,由于各高校尚未开学,大学城里人员稀少,商铺空置较多,不复往日繁华喧嚣。就在几个月前,在校学生往来如织,讨债民工成群围堵,高尔夫球场潇洒云集。   不变的,是大学城美丽外表下的工程质量受到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大学城于1999年10月破土动工,到2000年8月底新学年开学之际,仅仅10个月的时间,在一无所有的平地上,拔地而起了98幢楼房,第一期工程总建筑面积达57万平方米。为了赶进度,一些质量细节被忽略了。厕所屋顶漏水、宿舍墙壁脱皮……投诉不断。为此,大学城曾经成立了700多人的维修队伍,每日奔波在校园里,却仍补救动作连连。   如今,工程质量问题还在不同程度地上演着。但大学城的投资、经营方早几经“移形换位”,变了“主人”。   今年6月4日,东方大学城发生股权变更。廊坊市副市长寇德松、廊坊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工委书记李士祥等人召集大学城200多名职工开会,宣布暂停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和东方大学城物业管理公司公章的使用和一切活动,成立重组委员会,由廊坊市两家民营企业介入。而东方大学城原20多个“常务副总”大部分已离开当地。   不过,有意思的是,记者多方打听,至今无法确定,究竟是廊坊当地哪两家民营企业进驻大学城,又是以何种具体方式进驻大学城。对此,廊坊政府方面没有任何透露。   可以肯定的是,东方大学城的最初投资方只有两家:北京市外国企业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廊坊爱心日语培训学校。   知情人士透露,股东之一的廊坊爱心日语培训学校于1996年在廊坊市经济开发区注册,由旅日教育家金默玉(爱新觉罗·显琦)创办,是一所专门为日本在华企业员工培训日语的学校。      3家银行卷入6亿贷款   “东方大学城的一切问题中,重中之重还是资金的问题:一是谁来投资,二是如何使资本高效运作。”东方教育发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东方大学城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靳振国曾经如此公开表示。   事实也的确不容置疑。   根据公开资料,大学城项目计划10年内(2000年-2010年)总占地面积达2万亩,建筑面积达780万平方米,总投资达120亿元。   用1个亿的注册资金运作如此浩荡之项目,东方大学城的资本运作效率可见一斑。   工行是东方大学城的最大债权人之一。至今为止,工行廊坊分行给东方大学城提供11笔金额共计3.1亿元贷款。就担保方式看,只有第一笔贷款2000万元为土地抵押贷款,此外10笔贷款共2.9亿元均为北京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大学城提供的5亿元最高额担保贷款;就贷款种类看,1笔为短期流动资金,3笔为商品房开发,另7笔为中期流动资金;就贷款回收情况来看,目前仅第一笔贷款收回385万元,其余均“石沉大海”。以上所有贷款均由工行廊坊市新华路支行经办,工行廊坊市分行审贷委员会审核发放。   上述11笔贷款在2000年1月底至2000年8月中旬前后七八个月间全部发放完毕。而那时,正值东方大学城的前身华北大学城刚完成注册后四个月,也正是大学城在一大片空地上热火朝天抓紧基建的时候。而此后,当大学城一期工程投入运营,逐渐产生效益后,工行廓坊分行却再也没给它一分钱。对此,有工行内部人士猜测,东方大学城仅凭一张建筑图纸就得到该行3个多亿的贷款,若没有当地政府“牵线搭桥”是不可想象的。   工行廓坊分行似乎知晓贷款归还困难,截至2002年10月,该行曾对全部贷款进行两次展期,所有贷款的最后期限都调整为2005年12月31日。   截至目前,东方大学城在工行廓坊分行的贷款本金为3.0615亿元,而欠息已高达1500万元。   面对大学城这个如此“重头”的经济增长点,各地城市商业银行均无法坐失“良机”,廊坊市商业银行也不例外。知情人士称,自2000年3月起,廊坊市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累计向东方大学城发放28笔流动资金贷款,总额达4.2亿元之巨。目前,仍有流动资金贷款8笔,贷款余额近1.4亿元,且不排除有“借新还旧”的可能。   被卷入东方大学城金融“旋涡”的第三家银行是远在廊坊百里之外的华夏银行石家庄支行。2002年9月,该行一次性向东方大学城贷款1.8亿元用于建造大学城的二期工程,期限为5年。      “化整为零”放贷?   在七八个月的时间内,工行廊坊分行这家二级分行就给大学城连续发放了3.1亿元贷款。据消息人士透露,为在短期内提供高额贷款,工商银行在发放贷款过程中有违规嫌疑。   每年,工行总行都要对一级分行进行贷款授权,再由一级分行转授权给二级分行。根据工行河北省分行2000年给地方的转授权文件,当年,工行廊坊分行行长能够审批的贷款是:“单笔合同金额3000万元”以下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   而事实上,工行廊坊分行虽无权审批房地产开发贷款,却以短期或中期流动资金贷款名义给大学城提供贷款,用于房地产开发。   2000年以来工行总行曾在有关贷款管理规定的文件中明确规定:“不得挤占挪用流动资金贷款搞固定资产投资”;“2000年以后发放的中期流动资金贷款不良率不得超过0.5%”;“对贷款出现风险的分支行要予以警告,对超过控制线的分支行要暂停其贷款业务,并责令进行限期清收整顿”。   但据记者了解,到目前为止,工行廊坊分行的业务尚未受到很大影响。   此外,工行廊坊分行的贷款发放有明显的“化整为零”倾向。   知情人士透露,除第一笔贷款在2000年1月发放,其余均在2000年3月至同年8月间发放。其中,2000年3月,工行廊坊分行给大学城提供两笔各3000万元贷款,两笔贷款日期前后只差一天,且在同一期审贷委员会会议(2000年第7期)上通过。2000年4月,该行向大学城提供各3000万元的两笔贷款,前后只差三天。2000年6月,该行又给了大学城各3000万元的三笔贷款。同年7月,又有一笔3000万元落入大学城的口袋。同年8月,该行最后提供给大学城3000万元和2000万元的两笔贷款。   按照工商银行内部有关贷款审批权限的规定,该行“严禁化整为零”,严禁“超权限发放贷款”。“对同一客户发放的流动资金贷款如与前若干笔贷款发放日在30个自然日内的,视为同一笔贷款,按照单笔贷款审批权限审批”。若按此规定,工行廊坊分行于2000年6月间向东方大学城提供了一笔金额高达9000万元的流动资金贷款。   在另一家发放了巨额贷款的银行———廊坊市商业银行里,东方大学城还持有部分股权。据记者了解,东方大学城在廊坊城商行有股本金1000万元,目前贷款余额却高达近1.4亿元。股东贷款比例高达1400%。与此同时,因廊坊市商业银行的资本净额只有1.3亿元,却向大学城发放了近1.4亿元贷款,对单一客户的授信比例超过100%。   根据今年5月1日实施的《商业银行与内部人和股东关联交易管理办法》,单个股东在银行的授信余额不得超过该行资本净额的10%;单个股东所在集团客户在该行的授信余额总计不得超过该行资本净额的15%;全部股东在该行的授信余额不得超过该行资本净额的50%。   幸运的是,通过法院,廊坊市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已查封了东方大学城的1000万元股本金。此外,该行所发放贷款的抵押物均为土地和房产,目前作价不低。      “8·31大限”与还贷前景   一姓梁的男士自称是大学城的建筑设计师,大学城内教育发展大厦附近一间564平方米的“黄金铺位”便是大学城抵给他的“设计费”。每年,他可收取二十几万元租金。8月19日,梁赶往北京,对下一个租户进行实地考察。虽然他不肯承认,上一位租户是因为生意不好才不肯续约的。不过,记者亲眼所见,相邻的四个铺位中,有两家被贴上了“招租”的字样。   可以说,梁还是相当幸运的,而施工企业就有些“不幸”了。“我们本地的建筑企业从来不愿意做东方大学城的项目,都是河南、河北,甚至更远的企业来做,而且从没有长时间做的,通常都只是造了一两幢房子,看大学城不给钱,就走了。”一些当地人说。   一份权威文件也基本证实了这一说法。《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3年给省十届人大一次会议第1011号代表建议办理情况的答复》指出:“(东方)大学城注册资金为1亿元,作为被执行人的大学城系廊坊市的形象工程,基本上靠引资兴建,且在大部分资金未到位的情况下,都是由建筑工程承包单位垫资施工,现大学城已累计外欠约22亿元,其中相当一部分经过诉讼已经进入执行程序。”   大学城的经营效益显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好。其经营收入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入驻学校的学费分成和住宿;二是物业收入、企业部分配套服务设施的经营和出租等;三是其他管理收入。据公开资料,大学城有关负责人曾披露,东方大学城项目投资巨大,资金回收期长达25-30年。2001年,东方大学城的运营成本亏损2000多万元,2002年略有亏损,收支接近平衡。   “目前,大学城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债权债务问题,问题的性质是企业间合作的行为,而非政府行为;形成债务负担的主要原因除去投资商自身筹措资金不到位,银行未能如期履行银企合作协议,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近日,东方大学城管委会在对大学城有关问题的说明中如此表态。   无论如何,工程款终归是要还的,银行贷款也不能落下。大学城还有钱吗?   对于大学城来说,手里攒着土地,那就是财富。2000年10月31日,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以会议纪要的形式决定,为支持东方大学城从事教育产业,把出让土地的价格定在每亩5.5万元。事实上,这些土地已经涨到了现在的每亩15万到20万元。若按市场价格计算,大学城目前总占地11000亩,仅土地总价值就高达22亿元。此外,大学城还有高尔夫球场的经营收入,以及房地产销售收入。   不过,如果没有国土资源部的“8·31大限”,按上述计算,东方大学城似乎仍有归还债务的可能。“8·31大限”指国土资源部要求各地必须在2004年8月31日前,将协议出让经营性土地使用权的历史遗留问题处理完毕,对8月31日以后仍以历史遗留问题为由,以协议方式出让经营性土地使用权的,要从严查处。土地租赁也在此“大限”范围内。2002年3月,东方大学城分别与通州区永乐店镇临沟屯村和应寺村委会签订租地协议,约定租赁两村4239.68亩耕地。目前,大学城仅在该地上建有27栋外教公寓、高尔夫球练习平台、停车场及球场等建设内容,实际占地约80亩。目前,北京市国土房管局已对其立案调查。   一旦没有土地,没有实力特别强劲的企业接盘,欠债累累的东方大学城又该何去何从?      ·相关·   银监会“关注”全国大学城   据银监会内部传来的消息称,最近,银监会有关部门已形成对全国大学城问题的指导意见。意见认为,各地大学城要想从银行拿到贷款,只有同时符合两项手续才能办理,即,大学城必须由地方发展改革委立项,同时获得当地土地管理部门的用地许可。   此前,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发改委、教育部、国土资源部等部门都对大学城问题有了明确态度。另有消息称,建设银行已经宣布将以大学城、科技园区名义进行房地产开发的项目暂不列入贷款计划。   另有来自国家审计署沈阳特派办的调查称:“大学城”建设实为政府行为,其资金来源主要是财政对土地的各项费、税、出让金收入及大量银行贷款。调查显示,“大学城”中各高校投资建设资金计划中银行贷款所占比重较大,而实际建设过程中,对贷款依赖性更强。同时,“一阵风”上马、盲目建设“大学城”的后果是出现“新一轮资产投资———闲置———不良资产”的恶性循环。   据国土资源部一项有关大学城的专题调查,全国大多数省份中上马大学城的少则1个,最多的江苏竟然达到了9个。不完全统计,全国各地的大学城已经超过50个,有的城市同时在建的大学城项目就有三四个。